6.0

2022-08-31发布:

妈妈的校园恋爱物语(1-3)

精彩内容:

雖然已經是8月底,但這兩天天氣悶熱的很,這不,我媽陪我去省重點左

    一中作高一新生報到,雖然就在我家公寓樓斜對面,我們還是走出了一身熱汗,

    媽媽拼命扇扇子也無濟于事!其實準確的說今天我們是參加實驗班的報名面試,

    雖然熱成這樣,我們也得繼續向前走,畢竟聽說還有別的縣市的家長慕名送孩子

    過來呢,他們得趕更遠的路,我們這幺近,真幸福多了!進了校園就和外面完全

    不一樣,爲什幺這幺說?因爲在校園外留意我媽媽的人並不多,而一進入校園,

    她就成爲男孩們眼神追逐的焦點,性心理學家說是青春荷爾蒙激素旺盛發洩不出

    去導致的。

    外面的成年人,多數得爲生計奔忙,哪有剩余精力去欣賞美女?男孩們比較

    友善的欣賞目光與讚歎聲,是讓我媽媽心中暗爽的,但一些男生做出下流動作,

    就不能不引起她的反感甚至憤怒,好在報名點終于到了。

    媽媽拉我到水池邊,幫我擦臉後,自己又擦洗、補妝了一番,照鏡子覺得還

    算滿意後,才走進報名辦公室。

    將報名通知書遞給門口一位老頭後,他要我們先進去等會,前面有兩位同學

    正在面試。

    這裏面開著空調,果然涼爽不已,媽媽非常淑女的坐在離門口不遠的椅子上

    ,掏出手機玩。

    我則好奇地四處打量,哇,正在面試的母子倆,簡直都是豬八戒投胎,更令

    我驚奇的是那位面試老師,簡直就是花樣美男李敏鎬的孿生兄,不,準確的說

    比李敏鎬還帥氣叁分,不但帥,那談吐與手勢,簡直潇灑與有風度極了。

    最搞笑的情節終于出現了,面試老師問那胖男孩:「你平常都愛看什幺課外

    書?愛看什幺電視節目?」

    胖男孩的答居然是:「我喜歡看黃色小說,愛看韓劇。媽媽我餓了!」

    帥氣的面試老師終于忍無可忍的揮手叫他們離開,聽窗外已經面試過的家長

    說,沒拿到表格就沒戲了。

    那胖女人憤憤不平的拉起兒子就走,走到門口還氣呼呼的說:「居然連張局

    長的門路都不能進這實驗班,還真是邪門了!」

    接下來是一位長相顯老、佩戴黑框眼鏡的媽媽和他又黑又瘦的兒子。

    聽這位媽媽對面試老師說,她也是中學老師。

    對實驗班提倡家長師生的平等對話試驗非常感興趣。

    雖然時間不長就結束了,卻得到了表格,那位眼鏡媽媽露出如願以償的笑容

    帶著兒子去了裏面一間辦公室,進行最後一道程序,就算成爲實驗班一員了。

    由于我媽媽忙著玩手機,我則東張西望,竟然忘記我們是來面試,直到老頭

    提醒:「輪到你們啦!」

    我們才警醒。

    果然帥氣的面試老師正在叫著:「請苗巧兒女士和您的孩子來面試!」

    媽媽趕緊將手機放進粉紅包包裏,整理了一下衣裙,就拉著我向面試老師走

    來。

    我們的到來,竟然讓帥氣老師的臉色由陰轉晴,不但熱情的爲我媽媽倒了杯

    水,還拿出杯子也要給我也倒了一杯。

    媽媽趕緊阻止說:「一日爲師,終生爲父,他是您學生,他想喝,就讓他自

    己倒吧!」

    但他還是給我倒了一杯水,邊遞給我邊對我媽媽說:「你應該還沒完全理解

    我這實驗班的旨!旨就是家長師生如兄姐妹般平等相處!你兒子5歲,

    不過比我小5歲,是我,作爲大哥給倒水算什幺?當然你又只比我大

    5歲,我叫你姐姐不會介意吧?我知道國內的女士都喜歡別人覺得自己年輕,其

    實外國女人也一樣!」

    「路老師您太了不起了,5歲就上大學,7歲就去美國留學,現在2

    歲畢業國就領導這個實驗班。我這兒子今年也5歲,還不知道能考上什幺樣

    大學呢?」

    「巧兒女士,你的最後一句話,難道是懷疑我的教學能力?」

    「不,不,我是說我兒子學習不認真,天資又不如您聰明。」

    「這只能說傳統教育模式有問題,不能讓更多學生開發潛能。傳統教育模式

    是種壓制式教育、權威式教育,學生不允許質疑書本中的語句。當然這在特定時

    期內是理的,但等到西方國家都發達起來了,我們再這幺搞,注定競爭不過人

    家。 」

    他頓了一頓又說,「家長師生如兄姐妹般平等相處,是進入我這班必須認

    同的底線,不能認同就最好不進。既然讓孩子進了這班,就必須永遠禁止對學生

    打罵。這當然會從我做起,比如你孩子以後犯錯,微不足道的批評兩句就行,比

    較讓人頭疼的或者更嚴重的錯,初犯必須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認錯叁遍,再犯時讓

    他下課後在走廊上對著全年級同學認錯。屢教不改就得在全校大會上公開認錯,

    無可救藥的,我也不打罵,直接讓家長帶孩子轉學!」

    「路老師您的理念倒是非常先進,非常人性化!」

    「因爲我在美國系統研究了青春期心理學,家長普遍覺得青春期孩子不好教

    育,其實要原因是不 得青春期孩子的心理,一味打罵反而刺激青春期逆反心

    理。而讓他們當衆認錯,會讓他們覺得羞愧,覺得是自己不對與丟人,這樣才能

    改正錯誤!」

    媽媽這時才擡起她一直嬌羞著低垂的頭,看到路老師一臉的陽光與燦爛,青

    春果然亮得刺眼,讓她再度嬌羞著微微低垂了頭。

    「巧兒女士,請擡起頭和我說話,你就當我是你的就好,敞開心扉交流

    吧!」

    我知道我媽媽此刻心中的小鹿一定奔跑的飛快,不然不會一會雲霞飛上臉頰

    ,一會居然吹著空調還拿出香紙巾擦汗。

    而路老師似乎從來不正視我媽媽的臉,裝著看窗外的他,卻不時偷偷凝視她

    ,直到我媽媽也再度勇敢直視他,他們終于含情四目相對並交彙。

    眼神交彙的那一瞬間,媽媽嬌羞無限,臉龐散發出前所未有的美麗。

    好像某作家說過:「美人最美麗、最令人銷魂的時刻,必然是她嬌羞之時!

    」

    這話說的果然是不錯的,我長到5歲,一路看著媽媽由美少婦變身爲輕美

    熟女,卻從沒看到過她那一瞬間的那種令人驚歎的美麗!從小就是媽媽幫我洗澡

    ,漸漸長大後,就基本只幫我擦洗後背,因爲後背我自己沒法洗乾淨。

    2歲那年終于發生了不和諧的一幕,媽媽和往常一樣爲我擦洗後背時,我

    的小不由自的勃起了,還流出了前列腺液,我媽媽沒留神,正好滴在她手

    臂上。

    那一瞬間,她並沒有大驚小怪更不會嬌羞,我的命都是她給的,看我的雞雞

    開始勃起並流出液體,不過表明她的寶貝兒子開始長大進入青春期了而已。

    所以她只是用水洗掉了液體,然後很鎮定的說:「你既然長大了,就不應該

    讓媽媽再幫你洗澡,不然萬一讓同學們知道了,會笑話你的!」

    媽媽日常面對我的表情,既有犯錯時的嚴厲又有親情洋溢的溫柔,那種溫柔

    ,導致我絕對認爲用她的絲襪和衣物自慰是可恥的行爲!所以我進入青春期後自

    慰時幻想的總是別的女人。

    而面對我那在地方科研所工作的爸爸,她的表情更多的是憤懑與不滿,可不

    ,動不動就加班,然後,動不動就老了,雖然我爸今年不過才39歲,外表和保

    養年輕的媽媽比起來卻老的多,甚至有陌生人誤以爲他們是父女倆。

    這也罷了,即使在家,我爸爸也不懂得呵護我媽媽、不懂得她需要讚美,覺

    得她做家務是理所應當。

    他只埋頭做一輩子做不完的演算與試驗。

    和我爸爸終日繁忙比起來,我媽媽的工作則是悠閑的要命,簡直是到了無聊

    的地步,天天早上去單位點名就行,然後一天就沒事了。

    沒事是指工作上無事可做,當然私事還是有的,就是照管我。

    等我上學了,她就更清閑,于是在我小學五年級時迷上了打麻將,這一迷,

    導致她沒時間過問我學習,最終我沒考上離家近在咫尺的省重點中學左江中學,

    只考上市重點中學左江二中,但離家有五站路。

    媽媽痛定思痛,戒掉了打麻將,娛樂活動改成了在家唱卡拉OK,本來就有

    一副好嗓子嘛。

    這樣既能天天督促我學習,又鍛煉了歌藝。

    上級單位在接待省部領導視察時,總會藉用我媽媽去唱歌,完畢之後會得到

    豐厚的紅包,如果參加接待酒宴陪省部領導喝酒又有紅包拿,省部領導也會額外

    給紅包。

    有的省部領導甚至藉著酒意,用臭哄哄的嘴巴湊近她耳邊說:「這張卡上有

    2萬,你們頭頭送的,怎幺樣?今晚去我住處商討人生和你未來的職業發展,

    這卡就送你。」

    媽媽當場就噁心的快吐出來,趕緊說自己肚子痛,然後拿起包就離開。

    于是媽媽掙了不少紅包的同時,還通過督促我學習讓我中考時順利達標左江

    一中的分數線,不用找人也可以直接參加實驗班的面試。

    在我5歲時,我就一直鬧著要和妹妹,媽媽還偷偷去取了環準備懷孕,

    不料我爸爸堅決不同意,說不能違反國家政策,逼著媽媽又去上環。

    現在政策允許生二胎了,爸爸終于不再反對生下我的和妹妹,但我媽媽

    的肚子始終沒反應。

    我媽媽去醫院作了檢查,結果她生理指標完全正常,完全符受孕的條件,

    看來問題必然出在男方身上。

    當婦産科醫生問明我爸爸在地方科研所經常接觸放射線之後,斬釘截鐵的說

    :「這必然是你老公的問題,你身體沒毛病!」

媽媽聽了,當時差點暈倒,難道她命中注定不能再有孩子了嗎?

    家後媽媽不敢對我爸爸說出真相,不說最好,一說必然損害他的自尊心,

    導致夫妻關係更不和諧。再說現在懷不上或許就是我爸爸太忙于事業,勉強做愛

    時總是心不在焉造成的,等以後單位來了更多年輕人,就偷偷找關係給他換個清

    閑點的崗位,自己再多方想方法喚起他的性趣,「不信我就永遠懷不上!」

    我正由媽媽面對路老師的嬌羞表情聯想到她面對我雞雞勃起與射出前列腺液

    體時淡定表情與對我爸爸的幽怨表情,卻不料路老師開始考核我了,媽媽溫柔地

    推了我一把,我才從憶中驚醒過來。

    「我問你平常都愛看什幺課外書?愛看什幺電視節目?雖然我的旨是家長

    師生平等相處,但不代表我能容忍互相不尊重,我這是重複問第二次,剛才你是

    不是做白日夢走神了?」

    「可能是我一個暑假遠離學校,又是來到新學校,所以一下子沒有適應過來。

    我爲剛才的不禮貌向老師認錯!」說著我又站起來鞠了一躬,他笑著讓我坐下後,

    我流利的答了問題,他表達了滿意的笑容。

    這時又有幾個家長帶著孩子進來面試,緊隨我們之後進來的已經等的不耐煩

    了。

    路老師無可奈何的拿出表格,填寫一番後準備遞給我們,這時我不知哪來的

    勇氣,居然對路老師說:「老師,我可不可以鬥膽問您個問題?」得到肯定後,

    我說,「您長這幺帥氣,完全能將很多男星比下去,爲什幺不去當明星卻去美國

    留學進修教育學呢?」

    「哈哈,這個問題嘛,一來我家是書香門第,我如果進演藝圈當戲子屬于有

    辱門楣,在古時候得叫族長趕出家門,就算當下戲子表面上地位高了,我們這樣

    的書香門第仍然不屑當供人娛樂的戲子;二來娛樂圈就是愚弄自己並愚弄大衆的

    低智商圈子,我進去了不但發揮不了我的才智,反而會讓圈外人也誤以爲我也是

    弱智;最後,演藝圈所謂紅女星大多都是些庸脂俗粉與殘花敗柳,這是最叫人噁

    心與反胃的!」

    路老師留戀的看著我媽媽站起身來,拉著我向裏面一間辦公室走去。我知道

    他們剛才四目相對的目光,是熱戀中的情侶才有的,他們初次相遇就有這種目光,

    難道就是什幺一見锺情?

    哇,裏間的老師,如果和我以前的女同學比,絕對是位大美女姐姐,不過和

    我媽媽相比還是遜色多了,而且似乎根本就不是一個類型:首先兩人髮型就不一

    樣,我媽媽是微微染了橘黃色的披肩直長發,而她則是齊耳短髮;我媽媽是鵝蛋

    般圓潤的俏臉,她則是俏皮可愛的蘋果臉形;她們的皮膚倒差不多,都是白裏透

    紅;胸部又各有千秋了,我媽媽的胸部之所以誘人,不在于體積大、海拔高,而

    是和身材搭配的恰到好處、處于完美狀態,很多隆過胸的女人爲什幺並沒增加太

    多頭率?因爲她們醜陋的身材配上那樣令人驚悚的胸部,只會令人徒生更多的

    反感!而這位老師的胸部完全是飛機場,所以一看到我媽媽,她只緊盯著我媽媽

    的胸部看個不停。

    她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幾歲,如果說路老師是慢條斯理的大帥哥,她則是熱

    情奔放的大美女姐姐,她和我媽媽很快就一見如故。

    ??

    到她這兒不過是問問我有哪些藝術愛好,英語成績如何等等,她將是我們的

    英語老師兼藝術課老師,她要還是和我媽媽聊天。

    「哈哈,我叫鍾心同。剛才面試你們的路明這小子,是我男朋友,我們大一

    就好上了,那年他5歲,我4歲。今年他從美國留學來,我也正好結束在

    英國的藝術科目的進修。我們打算過一年左右就結婚。」她越說越眉飛色舞,

    「巧兒姐,你不介意我這幺叫你吧?或者我乾脆叫你巧姐?」

    「才不要,我才不要像她那樣被狠毒的舅舅賣進青樓!」只有和同爲女性的

    她聊天,媽媽才能真正敞開心扉、肆無忌憚的說笑。

    「我猜巧兒姐你也和巧姐一樣,也是七月初七生的?」

    「才不是,是因爲我出生那天是西方情人節。」

    「怪不得你生了這幺一對迷人的桃花眼,如果我是男人,我看了也會迷暈過

    去的。」由于很快就鬧熟了,媽媽聽了,嗔怪著裝模作樣要打她。

    正好又有家長和學生進來,她們才又變得一本正經。

    等那幾個家長與學生很快離開後,她們又聊起了化妝和頭髮等女性共同關心

    的問題,锺老師叫我先出去外面等著,然後關上了門,摸著我媽媽的披肩長發問

    道:「巧兒姐的頭髮是剛染成這種橘黃色的吧?」

    「其實我很少染髮的,也就昨天下午心血來潮,在美髮店經不住那小夥子的

    如簧巧舌,染了這種橘黃色。」

    「這可真叫心有靈犀一點通,路明這小子也是昨天下午去染髮染成和你一樣

    的橘黃色的,還將六四分變成了中分。還有,我覺得是巧兒姐看那美髮的小夥子

    長的帥氣,又說話討你喜歡,才甘願讓他掙一筆錢的吧?哈哈!」

    「你又胡扯了,真沒個老師樣,我得家了。 」媽媽說著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慢著,巧兒姐留下你的手機號、微信號和qq號吧,以後家長和老師要經

    常互動,方便聯絡。」

    事情終于塵埃落定,媽媽告辭時,路

    ??◢

    明和她握手久久捨不得鬆開,最後一眼,

    彼此都有點依依不捨。

    外面天色已微黑,等我們走到公寓樓下,我媽媽這才發現居然忘記拿包了。

    我們趕報名點時,最後一位家長與學生正在面試。媽媽對路老師微微一笑,

    徑直向裏間走去。

    「呀,巧兒姐你可算來了,我剛想打電話給你,通知你來取包包,卻發現

    你手機就在包包裏。我正打算一會下班了送到你府上,順便摸下門,以後家訪也

    方便。」

    「真是太謝謝你了!你怎幺?剛才哭了?」媽媽這時發現鍾心同眼角居然有

    淚水,這幺熱情奔放的女子怎幺可能也會流淚?

    「就是剛才一學生,他覺得可以留下,我不同意,可能是我反駁時說的有點

    過火,他推搡了我一把,頭差點撞到門角上。」

    「這幺著,你們這對金童玉女一會下班了都去你巧兒姐家作客,一爲你們拉

    和,二來算是臨時的謝師宴,等正式開學了,我和孩子他爸還要在酒店正式宴請

    你們各位老師。」

    「真的?那太好了?」锺老師如同興奮劑一般,居然一下子又變得熱情洋溢

    與奔放起來。

    這邊路老師和锺老師忙著收拾辦公室,媽媽則打飯店的送餐熱線,她通過剛

    才閑聊得知锺老師是四川人,特地訂了麻辣口味的川菜(鍾心同說路明愛屋及烏

    也愛吃川菜),雖然我媽媽自己並不好吃川菜。

    「路老師,您是否願意賞光,去小女子的寒舍作客?」媽媽見锺老師仍然故

    意不理路明,只好自己直接邀請。

    「我一個人,去不太方便吧?畢竟我還沒見過你的老公。」

    「不,锺老師也去,放心,姐姐我幫你們拉和。我老公向來都非常尊重老師,

    他看到你們願意去我們家作客,肯定是萬分歡迎的。」

    一路上,媽媽和锺心同走在前面邊聊天邊一路咯咯笑著,我和路明跟在後面

    有一句沒一句的閑扯。

    到家不久,飯店的小夥子也送來了我媽媽訂的菜。巧的是,我媽媽

    點"b"點

    剛要關門,

    爸爸居然也來了,難得他單位不用不加班啊!

    「死鬼,今天不用加班啊?這幺早就來了?」媽媽滿臉不快、沒好氣但又

    半開玩笑的說。

    「死婆娘,還不高興你老公來這幺早啊?難道你勾搭上小白臉,嫌棄你老

    公了?」爸爸不知也是半開玩笑,還是認真的這幺說,但話語中分明透露出威嚴。

    「這門口怎幺有雙男人的皮鞋?」這時的語氣,分明是捉姦捉的正當時的丈

    夫才有十足的底氣表達出來。

    媽媽趕緊小聲打斷:「死鬼,小聲點!這是冬冬的新班任和英語老師來我

    作客,你想胡說些什幺?」

    爸爸這才發現陌生男皮鞋不遠處,確實有雙陌生女皮鞋,這才心不在焉的勉

    強擠出點笑容:「老婆大人息怒,老生我錯怪你了,陪罪還不行嗎?」

    這時鍾心同正和路明分明坐在長沙發的兩端,相互不說話的看著電視。鍾心

    同耳朵靈敏,聽到門口有人聲傳來,趕緊跑到門口。

    「喲,巧兒姐的老公家了,你看我怎幺稱呼你好呢?」

    「呵呵,既然你們叫我老婆爲姐,我當然就是你們的向大哥了,我兒子也就

    是你們的幹兒子。」

    「向大哥,這可使不得,我們實驗班是張家長師生平等相處的。所以什幺

    乾兒子,非常不妥。你們是我們的哥哥和姐姐,我們也是冬冬的哥哥和姐姐。」

    路明直到看見我爸進來,才慢騰騰的起身迎過來,叫了聲大哥後,非常有英

    國紳士風度的伸出手來和我爸爸握手,媽媽看了他那種迷人紳士風度的一瞬間,

    目光裏滿是讚許和柔情,簡直是用眼神給路明寫了無數個「贊」。

    路明的手熱氣騰騰,充滿青春的狂野與躁動,而爸爸的手,在這並不涼爽的

    夏末秋初時節,居然透露出無限悲涼。

    媽媽和锺心同如同姐妹淘般歡笑著走向她的專屬儲衣庫,再出來時,媽媽已

    經換下了微微汗濕的白色連衣裙和肉色長統絲襪,換上無袖露出雙肩的黑色真絲

    連衣裙和黑色長統絲襪,還穿上了黑色高跟鞋,居然不穿高跟涼鞋?在家不就應

    該穿涼拖鞋嗎?

    原來她是覺得涼鞋的顔色都沒法和黑色絲襪搭配。

    爸爸看到媽媽這身打扮出來,不無諷刺的對坐在身旁的路明說:「兄你看

    我這婆娘,腦子有病不是?大熱天在家還穿高跟鞋!」

    他哪裏知道,這都是鍾心同讓她這幺穿的。

    「你才有病,家裏不是開著空調嗎?所以穿高跟鞋一點都不熱,我喜歡穿就

    行!你就是個沒有藝術欣賞細胞的庸俗老男人!」

    「我覺得巧兒姐這身打扮挺好看的,如果放到上,絕對會比那些明星還紅。

    我真羨慕大哥有福氣娶到這幺完美的妻子,不,全天下的男子都會羨慕!」路明

    邊說,邊不停向我媽媽瞟去,看來媽媽這身性感的衣著,完全他口味。

    「有啥好羨慕的?她就是一個精神空虛,沒有事業追求的庸俗女人罷了!她

    還總指責我是工作狂,卻不明白沒有我們做科研,人類哪來的技術進步?」

    路明和锺心同趕緊兩邊拉和,本來是我媽媽要幫他們小兩口拉和,如今顛倒

    過來了。

    晚宴開始了,我隨便吃了幾口就去玩電腦,小圓餐桌上,媽媽和路明挨著坐,

    地322

    從他的角度,剛好能清楚觀摩我媽媽的黑絲長腿和玉足,由于高跟鞋太悶,媽媽

    的美麗玉足早就完全伸出高跟鞋外面來,十個腳趾由于汗濕與癢、還不由自的

    做出各種頑皮可愛而又性感的動作,直看得路明心猿意馬,如果不是怕我爸爸發

    現,他恨不得立刻伸出他那雖然滿是汗臭味但卻充滿青春朝氣的腳,和我媽媽的

    玉足在餐桌底下暢快的交媾一番。他完全清楚,我媽媽的玉足絕對還是處女地,

    還處于處女狀態。

    找3請??

    鍾心同坐到我媽媽另一邊,我爸爸則兩邊空蕩蕩的。好在他們一直不停的互相敬酒,氣氛一直很熱烈。


路明對我媽媽大談特談他在美國的留學經曆,好多都是從電視上和書本上看

    不到、學不來、只有去過美國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的東西。而且路明的知識是非

    常淵博,留學時經常剛聽完天體力學的課,又去聽希臘、羅馬史講座,媽媽聽他

    講的如墜入雲裏、霧裏,像個聽話的女學生和小女孩,安靜的聽路明講,插不上

    一句嘴。

    他越說越得意:「當然老師沒課的時候,校園裏那些把妹達人,還會私下授

    課,就是找個僻靜的角落,將他們怎幺追女孩子的技巧傳授出來,聽課的也不用

    繳納學費,每人請他喝瓶啤酒就行了。」

    神吹了一會,路明又對锺心同說:「咱們再來多敬大哥幾杯!」

    說著,路明又移到離我爸爸比較近的地方,邊喝邊捧我爸爸:「向大哥這樣

    的自然科學專業學者,放在美國,那是出門有美國聯邦政府配備的專職司機豪車

    接送,住的也都是聯邦政府贈送的環境優雅別緻的豪宅,可惜咱們國家,對待大

    哥這樣的自然科學專業學者,未免太刻薄、冷落了些!」

    爸爸聽了很受用,深有感觸地說:「兄這話,大哥我愛聽,就說咱們工作

    經常會接觸到的放射線吧,自打我的第一任領導召開科研小組會議時,我就向他

    提出過購買防護設備的建議,一晃十幾年過去了,換了 個領導,防護設備始終

    沒買,爲啥?沒油水呀!這東西只能向老外進口,老外直接原價出售,

    ?地??

    不會給好

    處費,領導就都不願意購買,反正他們不用天天面對放射線!沖著兄是我的知

    心人,我們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路明本以爲我爸爸比他年長,完全就是半個老頭,很快

    ??◢?

    就能將他灌醉,不料

    我爸爸雖然把妹調情確實不如他,喝酒還是很厲害的,一番拼酒後,我爸爸依舊

    鬥志昂揚,路明卻有點招架不住了,捂著頭請求歇息一下再喝。

    爸爸邊調侃邊勸酒:「兄別怕啤酒不夠喝的,冰箱裏的喝完了,廚房還有

    幾紮呢!啤酒喝完了還有白酒和紅酒,隨你挑,今天咱們初次,一定要陪你喝個

    痛快!」

    眼看路明招架不住了,鍾心同趕緊陪我爸爸喝起來,而且是改喝白酒。她特

    別狡猾,藉口自己是女性,應該少喝點,她喝一口逼我爸爸喝一碗,混酒喝、酒

    量再大的人也容易醉,于是餐桌上兩個男人都呈現醉眼朦胧的狀態。

    看著兩個男人都醉眼惺鬆的樣子,我媽媽和锺心同都笑了,只不過鍾心同是

    哈哈大笑,媽媽則抿嘴淺笑。

    只不過兩個男人的醉其實並不一樣,我爸爸是真醉了,而路明心中清醒的很,

    因爲他惦記著我媽媽那近在咫尺的誘人美腿,上廁所小便之後,他感覺清醒了一

    些,但還是裝出醉了的樣子,到餐桌,依舊捂著頭趴在桌上。

    「路老師,要不要給您做點湯醒酒?」媽媽柔聲問道。

    「不用,一會就好,我還要再和你們喝酒。」

    「我就是要您嚐嚐我煲湯的手藝嘛,等一下喲!」我媽媽說話時對他的表情

    已經不是女人對客人,而分明是賢惠溫柔的妻子對自己心愛的丈夫,說完在路

    明眼中就如一只黑色的燕子快捷地飛向廚房。

    當我媽媽如黑色燕子再飛路明身邊時,手中果然多了一大碗熱氣騰騰的湯。

    路明有點搞不清眼前的到底是巧兒姐還是靈巧的燕子了,但隨著酒精在胃部

    不斷被消化,他漸漸明白過來了,這是穿了一身黑色性感連衣裙和黑色長統絲襪

    的巧兒姐,燕子不可能有她這幺性感,燕子也不會做這一大碗香噴噴的醒酒湯。

    「路老師,您的酒沒醒,我餵您喝吧?好不好呀?」我爸爸經常喝醉酒,每

    次家後又髒又臭吐了一床的穢物,只會迎來我媽媽的一頓臭罵,我可沒見過她

    給我爸做過醒酒湯。

    而現在,她不但爲路明煲湯,居然還要親自餵路老師喝,可路老師的女朋友

    就在同一張餐桌上啊?而锺心同居然和沒聽見一樣,任由我媽媽不斷的吹口氣再

    將湯餵進路明口中,開始時怕燙著他,她還親自小飲一口,確認不太燙了,再送

    進他口中。我媽媽給他餵了十幾口熱湯後,路明果然覺得又清醒了不少。

    現在路明腦海中的意像已經完全沒有了黑色的燕子,只有我那性感迷人我媽

    媽,只是一身黑色衣著宛如燕子罷了。

    路明現在頭腦中想的全是怎幺才能讓這個夜晚充滿暧昧與浪漫,他讓我媽媽

    永遠記住這個夜晚。看著調料碗裏的辣醬,路明忽然有了意。

    他用筷子夾住辣醬,然後顫抖著先在我媽媽的左大腿黑色絲襪上拼寫出了

    「l」,我媽媽居然沒發現還是故意裝作不知道?反正路明似乎得到了肯定,又

    用辣醬拼寫起「o」來,這個字「o」字的難度明顯超過「l」,路明依舊非常

    有耐心的將這個「o」字潑灑出來,再將「v」字和「e」字如法炮製出來後,

    居然在我媽媽的左大腿黑色絲襪上完整拼出了「love」字樣。他覺得意猶未

    盡,又用辣醬在旁邊畫了一個心型圈,理然後靜靜觀察我媽媽會有什幺舉動與反

    應。

    我媽媽很快發現左大腿上的異樣,如果是別的陌生人,或許她早就罵開了,

    可這是路明的「傑作」,他不但不生氣,反而覺得羞澀與開心。

    這幺浪漫的創意,用辣醬表達對自己的愛,類似這樣的場景,以前只能在偶

    像劇、言情劇中見到。而在此刻,女角就是我媽媽自己,她怎幺能不欣喜?

    她到現在才明白,自己以前的35年全白活了,因爲自己以前從來沒有經曆

    過愛情,以前只是陪我爸爸一個完全不懂得愛情的男人生活了十幾年而已。

    重新振作起來的路明和我媽媽繼

    2?

    續喝起啤酒來。

    ??

    鍾心同示意路明和她一起將我爸扶房間去:「先將向大哥安置好了,我們

    再接著喝不遲呀!」

    媽媽趕緊替換下鍾心同,說:「這是我老公,我和路老師一起扶他臥室就

    好了,你歇息一下吧!」

    將我爸爸放下準備關門時,我爸爸猛然抓住路明的手說:「兄,我沒醉,

    我還要喝,我不能喝了,我老婆還能再陪!」

    路明和我媽媽聽了,都苦笑著相視對方一眼。路明裝作幫我媽媽拂去我爸爸

    落在她玉臂上的落髮、趁機在她玉臂上摸了一把說:「看,向大哥頭髮落得真厲

    害!」

    「死鬼,別趁機沾人家便宜!」說完裝作要打路明的樣子。

    路明毫不畏懼,嘻笑著說:「打是疼,罵是愛,姐姐打我我樂開懷!」

    「別鬧了,我們叁人繼續喝酒吧!我還是喝葡萄酒,隨便你們喝什幺酒!」

    說完推搡著路明到餐桌。

    叁人漸漸又喝的忘記東西南北,隨心所欲的亂扯起來。

    鍾心同問我媽媽:「巧兒姐,你和向大哥第一次是什幺時候、什幺地點?你

    當時還是處女嗎?那晚你覺得難忘和刺激嗎?」

    媽媽的臉本來就有點紅,聽了這話剎那間更紅了:「你怎幺問這幺讓人羞于

    啓齒的問題呀?」,但頓了一下,還是答了她,「我們是結婚那天晚上才發生

    關係的,地點當然就是洞房。我當時當然是處女,不然冬冬他爺爺就不會利用他

    退休前的最後一些權力安排我進現在的單位了。冬冬他爸那晚陪親朋喝了好多酒,

    所以體力不支的他給我的感覺,談不上難忘和刺激,不過那晚冬冬還沒來到我的

    身體,因爲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流産了!不過流産不久就發現冬冬居然已經神不知

    鬼不覺來到我身體!冬冬他奶奶本來聽到我第一個孩子流産了,非常不高興,差

    點罵我是掃帚星,後來聽說我又懷上冬冬,高興的什幺似的,逢人就誇我好!」

    「你們那會兒可就太保守了,我和路明在大學時就交出了彼此的第一次,雖

    然當時都不滿6歲,但我們都絕不後悔,因爲我們都深受著對方!別看路明外

    表有點奶油小生的樣,他在床上可是猛男一枚……」

    媽媽趕緊阻止她繼續說下去,「呀,請你別說這幺露骨的私事了,這些事不

    應該對外人

    ◢ ?|?3??

    說的!」

    「我們可一直沒將你當外人,不然不會剛認識就來你家作客了!」

    「我們還是聊點別的吧,比如文學,我呢,有點比較喜歡郭敬明的,雖然都

    說他是抄襲來的,罵他是個基佬,但我就是喜歡看他的小說,看他的小說,我有

    強烈的被代入感。所以朋友們說我是熟女的年齡、新婚少婦的外表、少女的心!」

    「我和路明對中國作家沒什幺興趣,我們最喜歡的是歐美作家,我們尤其锺

    愛薩特與波伏娃這對情侶的風格與作品!」

    叁人喝到都不願再喝的地步時 媽媽起身收拾餐桌並做醒酒湯。

    路明尾隨我媽媽來到廚房,嘻笑著說:「一個人刷碗多寂寞多無聊,我來幫

    巧兒姐姐你一塊洗吧!」

    「哎呀,不用不用,別將你的手弄髒了!」溫柔的製止過後,路明並沒有離

    開,而是在我媽媽身上瞅個不停,不懷好意的問道:「巧兒姐姐今天穿著這幺性

    感迷人,是給老公看還是給客人看的?」

    「你管得著嗎?」

    「假如我是你老公,我就管得著,我不會允許我老婆在男客人穿著如此性感。

    不過,我只是男客人,所以我很喜歡巧兒姐姐你這幺穿,嘻嘻!」

    媽媽聽到這兒才破涕爲笑,嗔怪著說,「別鬧了,快去陪你未來的妻子吧!

    別叫她吃我的醋!」

    「好,好,小明同學謹遵巧兒姐姐的旨意!」說著,又故意在我媽媽後背摸

    了一把才離去,到餐桌上和锺心同聊天。

    媽媽先是沒在意,後來洗完碗才發現自己的胸前有股涼意,他那摸一把,竟

    然趁機解開了自己乳罩後面的搭扣。

    路明單手就解開了乳罩的搭扣,這讓我媽媽先是又羞又惱,後悔自己當時沒

    及時發現,沒能當場給路明一巴掌、以儆效尤。後來竟然又油然而生了初次熱烈

    戀愛中的少女才有的那種浪漫刺激的心懷,也就不那幺厭惡路明的舉動了。